男男生子文打包下载全文阅读第一章

来源:企讯网 发布日期:2017-09-11

《功臣》男男生子文,五胞胎,攻为受生孩子,惨烈生子。

男男生子文花絮:

已经是三更天了,但宽敞的御书房里仍然亮得如白昼一样,年轻的皇上正在案上认真地批阅奏折。旁边一个高大魁梧的男人,长发如瀑地披卸在身后,宽大的长袍象布袋一样套在身上 

“贤贤,已经三更了,休息吧。你明天不是还要参加狩猎大会吗。” 

皇上斜了一眼那个有意无意挑逗着自己的大肚子,没好气地说:“你是想做那档子事就直说吧,拐弯抹角的。” 

“嘻嘻……知我者贤贤也。”得到肯定的巨汉轻易抱起皇上就直往龙床上放,猴急的把自己身上碍事的衣袍粗鲁的一撕到底扔到地上。 

看着他急色的样子,皇上无奈地翻了一个白眼。 

失去衣服的遮掩,巨大到难以想象的肚子暴露在眼前,还因为主人的动作太大而晃动了两下。 



男男生子文《功臣》第一章

u=2467964946,1265956005&fm=27&gp=0.jpg

「君后,该起了。」 

天边泛起鱼肚白的颜色,曙晖映入内城,小侍熄灭廊下的灯,悄声走进寝殿。 

在榻前跪下,文瑄按例叫起。 

蔺无缺睁开眼,恍惚片刻,慢慢地侧过身。稍作喘缓,他伸出手去,由文瑄搀扶着,缓缓支身坐起。 

亵衣的领口滑落,露出即将临盆的圆润胎腹。觉察到凉意,蔺无缺掩上衣领,移至榻边。 

略分开腿,他慢慢扶腰坐起,腹中蓦然一下收缩,令他不禁皱起眉,移掌覆上胎腹。 

临盆日近,胎儿的位置越渐靠下,这几日腹中不时发硬,想来也将是时候了。 

待收缩停下,蔺无缺低低的长舒一口气,趿上木屐。 

扶着文瑄的手臂,托腹挺腰起身离榻。 

沉重的肚腹一晃,蔺无缺闷哼一声,弯下腰来。 

「嗯……」 

文瑄忙跪下谢罪。 

蔺无缺按着文瑄的手臂,难以开口。腹中沉坠之势较昨日更甚,令他两腿虚软,若非是文瑄撑着,他定然已经跪在地上。 

沉重的胎腹受不住这一下晃动,隐隐坠痛起来。胎儿动得厉害,肚子阵阵发紧,蔺无缺一身虚汗已是打湿了衣衫。 

文瑄不敢妄动,跪在地上,仍是扶着君后。 

半晌,蔺无缺直起腰,深吸一口气,摆了摆手。 

文瑄这才起身,为他系好衣带。 

月前还很是松垮的亵衣此时已被高隆的胎腹撑满,圆润的曲线暴露无遗,越发显得硕大。 

蔺无缺以手抵在腰后,慢慢站直。肚腹向下压去,令他忍不住鼻息颤抖。 

文瑄伸手挽在他的胁下,小心翼翼搀扶着他走向汤泉。 

托着沉重的腰腹,蔺无缺只觉两腿发软,脚下虚滑,身体较昨日疲惫之感更甚,时辰想是越发近了。 

除去亵衣步入池中,温热的池水渐漫过胎腹,沉重之感减退几分,他低低地长叹一声,整个身体浸入池子。 

似乎感受到温度上升,胎儿的动作幅度大起来,蔺无缺蹙起修洁的眉,手放在肚子上慢慢打着圈,缓缓合眼。 

帘外响起一阵细碎的低语,文瑄的脚步声响起,一片安静之后,他低沉地开口。 

「君后,淳安君临盆了。」

u=1327462201,958716925&fm=27&gp=0.jpg

急雨簌簌打在殿角瑞兽的身上,冲刷去连日来沉闷的暑气。宫人们细碎的脚步声在大殿里来去往复,偶尔响起几声低语,便又安静下来。 

太医署的几位长史在屏风外静静跪了一排,交换着彼此都懂的眼色。 

淳安君虽然为侧,但这一胎却是皇帝的长子。淳安君身为首辅之子,如果这一胎平安诞下皇子,那么祭祀殿和皇权十数年来摇摆不定的天枰便终于向着皇帝一侧开始倾斜了。所以,这个孩子不能有失。 

屏风之后,呻吟声断断续续的传出,头系葛巾的产夫半躺在榻上,披着的衣袍下露出内里高高撑满的亵衣,圆挺而沉重。 

许惟真闭着眼,两手压在高隆的胎腹上,不时扯紧衣衫。胎腹发硬的时候,他的身体也不由自主地随之绷紧。 

「嗯啊……」 

陡然间他的身子一震,在片刻的僵硬后明显松弛下来,喘息变得粗重起来。 

跪在屏风外的韩霖听的真切,心知是「那个」开始发作了。 

「陛下。」 

他走到皇帝身后。 

「是时候了。」 

u=161247034,4215973791&fm=27&gp=0.jpg

萧漠没有马上起身,他似乎看着窗外的雨势在发呆,没有听到韩霖的回禀,但是过了一会儿,他转过身,走向屏风后面。 

许惟真的脸色白的像纸,和平日里骄傲的样子判若两人,萧漠握着他的手,在榻前坐下。 

「阿真。」 

他低低地唤了一句。 

许惟真抬起眼,看向皇帝。 

「陛下……」 

他有些吃力地开口回应,旋即,便挺起腰腹,沉重的肚子不住颤抖,脸颊泛起妖异的红色。 

「别怕,有朕在。」 

萧漠拍了拍他的手背。 

韩霖奉上浸泡过药液的玉器,透剔晶莹的器物在玉盘上泛着**的颜色。 

许惟真的脸更红了,他到底是世家子出身,于这上头仍是矜持。 

萧漠一笑,伸手取过玉器,持起未着药液的一端把玩着。 

韩霖向床榻周遭的内侍们使了个眼色,一片悉索的声响过去,屏风后便只余下皇帝和将临盆的产夫两人。 

萧漠伸手覆上许惟真的肚子,在他的手掌下,胎腹发硬发紧。 

「嗯——」 

许惟真挺起上身,去抓萧漠的手,额上的葛巾坠落,云丝散落一枕。 

萧漠心中一动。 

许惟真抬眼望向皇帝,目光氤氲,如含烟雾。 

掀开丝被,萧漠揭开许惟真的衣衫,伸指探入他的身下。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付款说明 | 法律声明 | 服务条款 | 东莞网站建设 | 114城市信息导航
服务热线:400 612 0769 传真:0769-22020338 版权所有 广东朝阳企讯通科技有限公司 粤ICP备15113932号